麟与天空。

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洲。

我心上住着一座长安城——基三同人歌推荐

呱太煮火锅:


(图片来自网络,看发图的时间应该是喜欢原帖故事的读者做的)


歌曲信息:


◆作曲/演唱:KBShinya


◆作词:锦衣小盆友


 ◆编曲:PoKeR 


◆二胡:二胡妹


 ◆旁白:阿册 


◆藏剑:轻薄的假相 


◆混音:Mr.曾经


 ◆曲绘:梅宫小厨


 ◆视频:八久铃 


◆下载: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491087749


◆B站链接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271130/#reply339105781


◆创作说明:这是一个真实的剑三玩家故事《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》,很感人,所以才有了做这首歌的念头。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故事再听歌,会有更多的感受吧…感谢琳琳、陆二胡在制作过程中的帮忙。这首歌也参加了比赛,也谢谢各位粉丝盆友的支持︿( ̄︶ ̄)︿




推荐原因:


歌曲的故事来源剑网三贴吧一个真实的帖子。


原帖发于2013年,但是我是因为这首歌才知道这个故事的,今天听了一下午,也哭了一下午。


故事很简单,大约就是一个真·军爷在基三里遇到一个真·二少,两个人从萍水相逢,到相知相惜,他们约定要不离不弃,一起面对世俗的压力。因为两通电话让他们被迫出柜,二少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处在失恋痛苦中的军爷在贴吧建了一个小号,用平淡但真挚的文字记录了他们之间的点滴。


虽然有很多人说这个故事可能是写手编撰的,但是于我而言,它确实触碰到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小块……


是的,我也曾经在基三的江湖中,遇到一个傻了吧唧的二少,从师徒到情缘,从二次元到三次元,整整两年多的时间,最终这份感情也没有能够成功落地……


到如今,我已然向现实妥协,走入了一份平淡如水的婚姻。但这么一个故事,这么一首歌,让我回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人,与我灵魂契合;有那么一份感情,让我为之悲为之喜,思念时魂牵梦萦,分别时痛彻心扉。


在故事的结尾,因为当时帖子太火,给二少带来巨大压力,军爷最后删楼了。当他删楼之后,峰回路转接到二少姐姐的电话。


最后,他说:


傻叽,我爱你,等着我。


数年过去,两人是否能够突破世俗的藩篱有情人终成眷属,已不得而知,但那个江湖,那个江湖中让人动容的故事,却始终感动着我们。


原帖: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2220691266?pn=1


转载帖: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funinfo-4018039-1.shtml


(由于军爷删楼,原帖内容不全,想看完整故事的请去转载帖)


转发后续贴: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2237332680


(这是贴吧其他人转载的关于军爷删帖和接到电话的后续,已经有当年追帖的小伙伴证实确为军爷所发的内容)


他该是鹰隼,该是锋刃,是穿堂风,是天上月。

他该是韩信。

-

刘邦又梦见醉斩白蛇的那一夜,月明星稀,道上无人,那害人之物倒在他脚边,自正中平整断为二截,安静地有点孤独。

没有神叨叨的老妇人再过来哭哭啼啼,也没有聒噪的农民一齐将他敬若神明。泗水亭长被夜风吹得酒醒,拎着不算锋利的长剑,血顺着剑尖一滴一滴落在草地上,明月隐于雾中,只透出点朦胧的光。

他转身望去,一人执枪而立,月光恰好拂过那生于江南的精致眉眼,照亮眼底纯粹的淡淡笑意。

“重言?”他唤。

“陛下。”他答。

“我做到了么?”

“千秋万代,长乐未央。与天无极,与地无疆。”

“走罢。”

“嗯。”

该是殊途同归。

燕云刀哥,在作业本上的摸鱼,画不出燕云霸霸百分之一的苏气。

“裁诗为骨记昔年,我本云端一散仙,
社稷重 封疆塞寒 于我值半钱。
岂不如折花入酒 品尽俗世各冷暖,
作尘酿 摇首笑道皆杯间。”


他第一次见到韩信是在楚汉之地,东方最神秘的地域之一。红发的少年衣衫破旧缩在某个村落废弃的寺庙内,对着昏暗的光线啃着一个偷来的馒头,狼狈不堪,眼睛却亮着,亮得让他移不开目光。

于是他停下脚步,看着少年以警惕目光打量他一身奇奇怪怪的装束,再往后移了移,浑身紧绷随时准备逃跑或是发起攻击,犹如一只可怜的困兽。

李白不语,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笑。狐仙游历时化作一褐发蓝眸青年模样,一袭白衣,腰间一酒壶,酒气出口成了诗句,青莲剑带在身侧,潇洒俊逸,游历途间引得不少姑娘倾心,只可惜此情不可求。此刻他笑起来好看至极,韩信一愣,鬼使神差地放松了臂膀,原本因紧张僵硬的五官轮廓也柔和下来,把手上最后一点馒头啃完,用亮得灼人的眼睛好奇看他,竟还有了点笑意。

“我猜你是……一位诗人罢。”

少年就是少年,天真好骗得很。凡人都大多被他这一笑魅惑了不知道多少回,何况这一初出茅庐的雏。狐狸心底发出一声低沉的嘲笑,表面却还是那副善意的样子。

“正是,李某自长安城开始云游四方,观天地之浩大,长长眼界阅历,免得回去给人笑话。”

眼睛还是亮着,他想。这少年以后大概会成为一个闪闪发光的男人,太过纯粹却也要命,眼里揉不进沙子,给那些生来阴暗的人得了去,怕是活不到白头。

——李白却也只是看看而已,凡人转瞬即逝,不值留恋,好不过江山美景,风花雪月,陪他亘古不改,醉饮千年。

“...长安,如何?”

“盛世之都,世间最繁华处,以美丽征服每一位过客,牡丹盛放时日,只想长醉于花间,日日夜夜。”

李白一半扯着当年记忆里模模糊糊的长安影子,一半瞎扯着说给韩信听,他的下个目的地便是长安,路途遥远,却也想寻那活在梦中的盛世的影子,待到在这人间待久了,也该回青丘与族人相见。

“天色不早,就此别过。”

他头也不回地走了,韩信张了张口,却只是留于昏暗寺庙内一片沉默。

不可求,如何求。

那一日少年披着破旧的长袍坐在废弃寺庙的门口,楚汉之地已然入夜,地处靠近森林,依稀能听见草间虫鸣。

他抬起头来,浩瀚银河映入眼中。

“...如若能再次相见。”

最终韩信侧身躺回寺庙角落,枕着零碎星光入眠,入睡前轻轻呢喃,如同梦呓。

少年又怎会不怀青云之志,他在深渊之下等待一场风暴,风雨欲来,借此良机一雪前耻,让所有人记住他的姓名。

只是那诗人好看得紧...笑起来,就如,就如不属这人间。

以后去长安看看吧。他想。

那时,与他同醉花间。

TBC.

草稿。一个狐仙李白和原色韩信的脑洞,不知道还会不会写。

[R76片段灭文法]关于莫里森乱七八糟的梦和匆匆而过的几十年。

*放飞自我摸条鱼,意识流注意。


「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  
    若我英年早逝,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  
   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  
   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  
   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  
   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  
   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  
   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」


01

最高指挥官当年也与其他士兵别无二致,常在梦中看见曾经故乡。

湛蓝天穹以下,金黄与嫩绿的海洋绵延至地平线尽头,空气中细小浮尘于光下无所遁藏,映入他天空与海浪相接的瞳孔,美好近乎骗过时间停止流动。他在树林中奔跑,光影斑驳于淡金色的发间飞速掠过,最终被树叶割裂散落一地,一如多年后他脆弱的梦想。

杰克·莫里森的祖辈皆为农夫,他也该成为一个农夫。
终日于田间耕作,挥汗如雨,以勤勤恳恳取得回报,与泥土,水源与昆虫结伴而行。

这本该是他的一生,却不曾成为他的一生。

十八岁时他背起行囊离开故乡,从此这片迷失时间的安静之地再无法成为他的向往。


02

>>
20xx.xx.xx
收件人:Jack Morrison
标题:生日快乐,莫里森!
内容: [图片][图片][图片]生日快乐,副指挥官!感谢你为我们,为世界做出的一切。感谢你让我们团结一心就像一个大家庭,感谢你让所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并愿意为之努力。我们爱你!;)
PS:猜你的生日愿望是战争早日结束,所有人都这样想。
发件人:Tracer

>>
20xx.xx.xx
收件人:Jack Morrison
标题: 生日快乐。
内容: 祝贺你被授予最高指挥官的头衔,莱耶斯得嫉妒得发狂。谢天谢地我们最终终于迎来了和平。如果你们因为这件小事打起来,自己处理伤口去。
说到正题,生日快乐,莫里森。
你是一位真正的英雄。为你祈祷新的一岁少受点伤。
发件人:Angela Ziegler

>>
此刻没有信。


03

他梦到那个被尘封的故事结尾,他们终迎来和平盛世,以及他们为之奋战的人民。

所有人类为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振臂狂欢,群众将他们的名字高声赞颂,如赞美神明并与之分享敬畏与顺从。而莫里森躲在队伍最末端,试图与莱耶斯分享一个温柔的轻吻。
双唇相触,瞬间无数烟火于夜空盛放。

黑鸦悄然飞过。


04

“我只爱暴露爱的肮脏
因为它依附于死亡.”

光与影相互依存同时也相互排斥,嫉妒与猜疑不断于暗中产生。

最终他的视界只余迸发的白光。

这个世界不再需要谁来拯救,人民也就不再需要英雄。

莫里森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如此想道。他回忆起第一次遇到加布里尔·莱耶斯,农场男孩终归是个农场男孩,而生来注定成为战争的产物,必然在故事的开始便熠熠生辉。

他拿着写着士兵强化计划的推荐表推门而入,屋内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偏头对上他蓝色的眼睛。双眼之中镇静近乎冰冷,与生俱来的骄傲深埋于他的血管深处。

“加布里尔·莱耶斯。”他伸出手,却不在意他的回应。

那时他们多年轻啊,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以枪口对准死亡,莫里森是个天真近乎愚蠢的理想主义者,甚至不清楚终有一天他会因此丧命。莱耶斯则理性而富有经验,就像生来属于战场。

直至多年后他们把莫里森埋葬在坟墓里,杰克·莫里森被树立为一个象征,背负一代人的梦想,如今与往日荣耀一同深眠。仍要苟延残喘的老兵拿起遮掩身份的面罩,恍惚间想起那个在印第安纳州的小男孩莫里森攒钱买的英雄漫画,为了真理,正义和美国道路。那些超级英雄笑得如此无忧无虑,像天空中的太阳。而他们都拥有三件东西,表明身份的披风,天真到让人流泪的理想主义和神秘的面罩。

账单为你证明披风会让你被回转门夹住无法躲避子弹而丧命,时间足以证明理想主义在这个冰冷现实的世界中显得渺小可笑,最后只剩下面罩。他们都躲在面罩的庇护之下,在法律与政府之外伸张正义。

所有人害怕智械危机将是世界终结,而那不过是虚无的开始。


05

死神不断死去,重生,化作灰尘。

他仿佛听见沉重的鼓点带着节奏敲击自己的头骨,由远及近。最后发觉那是自己的心跳声。

莱耶斯费了不少气力睁开眼皮,世界除却一片血红再无其他,耳边恼人的轰鸣未曾散去,如同全身被强行拆开再一把火点燃般剧烈疼痛,伴随着眩晕与失血过多的冰冷,世界在晃动。

他不在乎。

每一次艰难的呼吸都提醒他一个事实,他的肺就快被那些金属插成一块废料。他喘得像破洞的风箱,几口粘稠的鲜血吐在脚底扭曲的金属面上。

他不在乎。

“莫里森——他妈的,没死就叫一声——你——”

在总部大楼引爆的废墟中,只留下无尽黑暗予他回答。


06

吹响末日审判号角的大天使长化作掌管死亡的神明。

“你若毁灭,会让天地同毁。”

莱耶斯最开始的记忆是面前模糊不清的齐格勒的脸,什么液体滴落在他的脸上,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冰冷彻骨,周遭平静得可怕,他怀疑自己是否正在下葬。

加布里尔·莱耶斯从未惧怕过死亡。他本该堕入死亡甘美的怀抱,这是宿敌为他的赠礼。

几发子弹嵌入血肉,一场爆炸同归于尽。

光与影,心怀不惜带上整个守望先锋同归于尽的恨意。

他听见灵魂深处传来一声自嘲的冷笑,往日与生俱来的骄傲被扼杀在不断死亡又重生的血液里。

天使造就了死神。

死神杀死了加布里尔·莱耶斯。


07

守望先锋,一代人最纯粹的英雄梦想。就如那场盛大的爆炸凋零于空中,最高指挥官杰克·莫里森,暗影守望者加布里尔·莱耶斯确认死亡。

WE ARE OVERWATCH.

WE WERE OVERWATCH.


08

士兵76有一天梦见金黄的麦浪。

他看见加布里尔·莱耶斯就站在那里,一如初见模样。
他想说我在想也许你是对的,齐格勒博士不是故意的,想告诉他此后几十年的一切,想告诉他他如此怀念那段时光。战争会结束,而新的问题如约而至。痛苦与死亡如影随形。莫里森的部分仍然在他的胸腔中隐隐跳动,即使他亲手将自己埋葬。

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,站在他毕生无法忘怀的挚爱、毕生最光荣的宿敌身旁。看深蓝色的天空与绵延的平原,风吹起金色的波浪。当年他的村民预言他的一生注定不会属于这一切。而此刻他想睡下,怀抱未了的遗憾与曾经的荣耀一起,秘密烂在肚子里,他闭上眼睛,与泥土化为一体。

76号摘下面罩,露出被岁月蚕食苍老的面庞,两道深刻的伤痕印在不复年轻的脸上,他的眼睛仍然波涛汹涌,藏着一整片印第安纳的天空。

“莱耶斯。”

FIN.

*账单出自DC旗下获得雨果奖的漫画《守望者》,在抓捕劫匪的过程中因回转门夹住了披风而被劫匪杀死。故事发生在美苏冷战期间。英雄们最开始由一群警察带着面罩和披风组成,叫做民兵,后来称为守望者。在群众的抗议之下被政府强行解散。改编电影具有强烈的时代烙印,评论两极分化。个人非常喜欢。